死亡旅途

字体
关灯
  • 第八十五章 无为之为

    作品:死亡旅途 章节号:1779381

    关灯
    护眼
    字体:

        蒋玲嘿嘿一笑,说:“你抢了人家的心上人,还这么忽视人家,就不信哪天栽在他手里?”

        隋翼遥愣了愣,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这都是你们的误会!误会!”

        杨玉容说:“误会不误会的我倒是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看着你的时候,两只眼睛都冒火星了!”

        上官义点点头,说:“确实,你也该收敛点,咱们初来乍到,都要依靠他们,别太惹事。”

        隋翼遥哼了一声,说:“我先声明,不是为了灵雨哈,我就是为了争这口气,我也不能让着他!他算什么东西!”

        何无为哈哈笑道:“我们的驸马爷终于找到借口了!”

        蒋玲笑嘻嘻地说:“放心,我们都会帮你的!”

        杨玉容说:“就是,争点气,快把这个火辣辣的公主娶回来,姐姐还等着喝你们喜酒呢!”

        上官义哭笑不得地说:“看来你们是打定主意了,罢了罢了,只好随你们一起胡闹了。”

        五人在茅草屋子简单商议一番后,各自安置好行李,然后第一件事便是趁着夜色去海边洗澡。何无为自然是一直尾随着蒋玲,蒋玲几番想甩掉他,都没有办法。

        夕阳渐渐沉下地平,海面一片赤红,在漆黑的星空下,火红伴随着碧波荡漾,呈现出水火交融的奇幻景象。何无为在水中追着蒋玲跑,两人在水中嬉闹,玩得不亦乐乎。

        玩了一会儿后,他们都感到有些疲累,彼此依偎着,静静地浮在水中,感受着大自然的水波流转。这时,忽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他们打眼一看,是隋翼遥和灵雨正向他们这边走来!

        虽然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是一旦遇上,毕竟还是有些尴尬。于是,两人连忙潜到水里,只露出鼻孔,饶有兴致地看着隋翼遥和灵雨。

        灵雨信步走着,活泼地来回蹦跶,两只眸子纯净晶莹,就像是夜空的星光一般。隋翼遥则是一副很没出息的样子,他一脸痴样,滔滔不绝地谈天说地,一看就是色迷心窍了。

        灵雨一言不发,饶有兴致地听着,时时发出清脆的笑声,两只眼睛脉脉含情,似乎对他充满了兴趣。不过,与其说是她听到隋翼遥那些蹩脚的笑话而发笑,倒不如说是看到他那个傻样而一直憋着笑,好歹找到理由笑几声。

        蒋玲低声说:“我看这两人有戏,你看灵雨的眼神,几乎都放着光呢!”

        何无为嘴角一笑,说:“我看也是,看隋翼遥这个没出息的傻样,已经完全拜倒在灵雨公主的石榴裙下了。”

        这时,一个土著人跑了过去,跟灵雨说了些什么,似乎是部落里有些事要她处理。灵雨点点头,对隋翼遥说了两句,笑着离开了。隋翼遥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

        蒋玲眼神微动,惊道:“不对,这个土著人神色有异,他……他在说谎!”

        何无为愣了愣,说:“是么,我还真看不出来,看来玲儿你是得微表情学精髓了。这是有人想对付翼遥,咱们悄悄穿上衣服,在这儿守着。”

        果然,很快,周围的草丛、山石间,出现了数条人影。隋翼遥却似乎仍是浑然不觉,痴呆般地看着夕阳景色,沉浸在罗曼蒂克的爱情中。

        何无为不禁骂了一句,说:“这厮现在还精虫上脑,真是拿他没办法。”

        蒋玲轻轻摇摇头,说:“他也是装的。”

        何无为又愣了愣,说:“真的假的?你这眼光是越来越毒了,毕老爷子九泉之下,肯定会很欣慰的。”

        说时迟,那时快,七八条人影从四周窜出来,挥舞着短矛和钢刀向他冲去!就在这刹那间,隋翼遥忽然像一个绷紧的弹簧般骤然弹起,避开身前的两只短矛,手腕一抖,寒光顿闪,匕首破空划过,两个土著血溅当场,瘫倒在地。

        他顺手抄起那两根短矛,手臂一转,矛头迅疾如电,把两把钢刀挑下!可是与此同时,三把短矛以迅雷之势向他胸腹刺去!这些土著人从小便使用短矛征战,熟能生巧,招式多变,快似流星,逼得隋翼遥步步后退!

        这时,何无为与蒋玲忽然从一侧冒出来,那些土著人猝不及防,被他们三两下给结果了。隋翼遥这才松了口气,说:“这些土著人还真是能打,不可小觑啊!”

        何无为说:“他们从小到大,除了打架狩猎也就不会别的了,会打架也很正常。”

        蒋玲说:“还好你一开始佯装不备,突然出手,而我们又出其不意地偷袭,否则咱们三个也未必能轻易获胜。”

        隋翼遥哼了一声,说:“这明摆了是要暗算我,我要告诉灵雨这件事!”

        蒋玲嘴角一笑,说:“这样也好,可以宣示你驸马爷的身份。”

        何无为眉头微蹙,拦住他说:“不可!这些土著,多半是方易指使的,说明这些人乃是达东部的成员,也就是灵雨的亲族。所谓疏不间亲,更何况我们杀了她的亲族?我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掩藏这些尸体,然后什么都不做!”

        隋翼遥愣了愣,说:“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被动挨打?”

        蒋玲秀眉微蹙,说:“是啊,这样我们接下来便会处处被动。”

        何无为嘴角一笑,说:“你们不懂得不争之争和无为之为么?时机未到,不可轻动,顺其自然,蓄势而发。”

        隋翼遥一脸黑线地说:“你不是吧,何兄弟,你叫无为你就真无为啊,反正我是忍不了,一定要争个高下!”

        蒋玲笑了一声,说:“就是嘛,你这算命是骗别人的,可不能到最后骗了自己啊。无为无为,不就啥也不干,成了废人了?”

        何无为轻叹一声,说:“这个世界,总有些自以为聪明的人,罢了罢了,就当我没说过。”

        隋翼遥耸了耸肩,说:“好吧,我就当这个自以为聪明的人,你们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罢,他沿着灵雨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夜空很快笼罩了整个大地,整片大海都陷入漆黑。三个部落都开始篝火晚会,成员们彼此分享食物,喝酒吃肉,载歌载舞。何无为他们自然是待在达东部,参与他们的晚会。

        这些土著们世代生活在这片岛屿,虽然没有锦衣玉食,倒也一直是自给自足,无忧无虑。每当到了晚上,部落的男男女女都聚在一起,吃饭歌舞,尽情地体会自然,释放自己。

        在这个母系社会,杨玉容特别自在,与部落妇女们一起跳舞,玩得不亦乐乎。而上官义则与部落男儿们喝酒吃肉,推杯换盏,畅快淋漓。虽然他们语言不通,但是,很多东西是跨越国界的,这是人类共同的属性。

        何无为不怎么会喝酒,蒋玲也不肯跳土著舞蹈,于是,两人便静静地坐在一旁,彼此依偎着,观看这热烈和谐的场景。在不远处,一位中年妇女端坐在高处,她面容清秀,带着一丝微笑,眉宇间透着高贵,看得出年轻时定然是一名美女。

        她安静地俯视着整个部落,眼神中流露出自豪和欣慰之色。她就是灵雨的母亲,达东部的领袖,萱丽,也是整个岛屿三大部落的总首领。

        在萱丽的身侧有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是灵雨,另一个年纪稍大些,模样也是俊俏美丽,只是看起来更加沉稳,不如灵雨那么活泼。她的眉宇间透着端庄,让人感觉很靠谱的样子。

        看来她应该是灵雨的姐姐,部落的嫡长公主,未来的接班人。听隋翼遥提过一句,她的中文名字叫灵琪。其实说来有些奇怪,这里的贵族,往往都有对应的中文名字,这是比较罕见的。

        灵琪与她母亲萱丽类似,类似的神色,类似的表情,都是对部落的繁荣昌盛颇感欣慰。而灵雨则看起来有些不安,眼神中带着几分怒意。

        两人看她不对劲,连忙瞅了瞅隋翼遥,只见他正窝在一个角落喝闷酒,满脸愤懑之色。方易那小子离他不远,也在喝着闷酒,面色不善地盯着他。

        他们连忙走到隋翼遥身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隋翼遥叫苦道:“真是后悔不听你的话,这个灵雨不仅毫不讲理,反而跟我大吵了一架,差点没和我打起来!”

        何无为笑了笑,说:“吵吵架很正常的,而且我看那个方易的脸色比你还差,估计也被灵雨训了一通。”

        隋翼遥怒气冲冲地说:“他那是活该!”

        蒋玲秀眉微蹙,说:“这个方易也忒大胆了,这不是母系制社会么,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何无为轻轻摇摇头,叹了口气,说:“这个母系社会已经快要维持不住了,这里的男人已经开始明确表达独占女人的欲望。而且随着现代文明的冲击,他们对生殖的盲目崇拜已经减弱。再者,按照他们现在的经济发展方式,捕鱼打猎农耕生产全靠男性,女性对男性的依赖越来越强。我想,这个秩序撑不了多久了。”

        蒋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我看方易这一帮人已经渐成气候,眉宇间颇具傲气,有点自立门户的意思。这女王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怕是以后就制不住他们了。”

    作品:死亡旅途
    作者:灵声 编号:1779381 类型:侦探推理

    大爱之侦探推理小说《死亡旅途》作者(灵声)倾力转载上作,本章节为《第八十五章 无为之为》,章节编号:1779381,满腔热情的网友转载仅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本好书,死亡旅途让更多领域的人了解这本书发现这本书收藏这本书。百度搜索我文阁一定要用心记着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mytxt.cc


  • 本章相关
    • 死亡旅途

      本书为长篇侦探小说《死亡地图》的前传。 江湖骗子何无为,在客轮上偶遇神秘少女,然而他渐渐发现,这艘客轮有点不对劲,这个少女也有点不对劲,从此,一场场充满阴谋的探险和破案,如暴风雨般席卷而来……...

    • 本章内容摘要

          蒋玲嘿嘿一笑,说:“你抢了人家的心上人,还这么忽视人家,就不信哪天栽在他手里?”     隋翼遥愣了愣,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这都是你们的误会!误会!”...

    相关小说
    • ..........

    前后章节提示
    • 后续章节提示

      ..........

    • 前续章节提示

      ..........

    人皇纪 人皇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