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旅途

字体
关灯
  • 第四十四章 疑案

    作品:死亡旅途 章节号:51229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官义一拍大腿,说:“对,应该就是这样,毕竟二战时期有几个间谍是靠写密信传消息的?再就是,特洛伊,特洛伊战争,特洛伊木马,这应该是间谍的代号。这个日本人很可能在间谍的骗局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发现这是反间计后,悲愤之下,剖腹自尽。”蒋玲点点头,说:“你们的分析很有道理,只不过,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应该不会这么草率吧。”何无为托着下巴说:“我觉得也没这么简单,你们设计的情节很合理,但是太过于戏剧化,典型性,我觉得这里面很可能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上官义皱了皱眉,说:“也可能吧,不过咱们现在还是赶快往前走吧,也不知道通道的尽头是哪里。”大家都表示同意,四人沿着通道一路前行,通道很曲折,时起时伏,拐弯更是数不胜数,大家基本都被绕迷糊了。所幸何无为是地学出身,方向感好,据他判断,通道前进的方向确实是回去的方向,众人这才稍稍安心。果然,走了足足半个小时,几经周转,四人终于来到通道尽头,尽头处是一道暗门,暗门上着锁。上官义皱眉道:“门上有锁,这该如何是好?”蒋玲笑了一声,说:“这有什么?”说着,她掏出一串钥匙链,掰开铁丝,三两下就把锁打开了。杨玉容赞道:“你这小妮子行啊!啥都会,可以当贼王了。”蒋玲笑了笑,说:“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小技巧而已,无聊的时候随便学的,这暗门的锁很简单,根本不是防人用的,也就是起个固定作用。”何无为笑道:“难得难得,难得你这么谦虚,那我也绅士一回,给你打开门。”说着,他信手将暗门拉开。四人打眼一看,暗门外正好是在翻板旁边,他们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走出暗门,沿着通道向回走。上官义说:“还真让郑礼给说着了,果然是此路不通,咱们还差点丢了命。”杨玉容说:“我觉得很有收获,至少对于我来说,任务终于完成了。”何无为说:“我觉得也是,每条路都试过了,才会不留遗憾,否则死都不能瞑目。”蒋玲嘴角一笑,说:“把每条路都试一遍,原来这就是算命半仙解决问题的方法。”何无为咳了几声,说:“玲儿,这都是天机,不要妄自揣测,小心遭报应。”四人一路前行,很快就回到了出发点,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彻底惊呆了。只见郑礼、张爱德、戚名祥三人趴在地上,脑后都有血迹,其中,郑礼和戚名祥背部有一个深深的血洞,一把带血的刀放在地上,四人记得,这刀是郑礼的。他们瞠目结舌,心中寒意陡生,立刻本能地检查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埋伏,这才稍稍缓了口气,然后连忙查看三人的状况。上官义挨个试了试,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郑礼和戚名祥都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张爱德还有救。”杨玉容咬着牙,一字字地说:“谋杀,这是**裸的谋杀!”何无为和蒋玲对视一眼,心中都充满疑虑,蒋玲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关都闯过来了,最后却死在了同类手中,最可怕果真是人心啊!”终于,半小时后,在四人手忙脚乱的包扎和抢救下,张爱德悠悠醒转,杨玉容连忙问道:“张医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爱德定了定神,说:“我和戚船长在你们走后醒来了,郑警官跟我们说了你们的事,后来,忽然,我感到脑后被闷了一下,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对了,他们俩怎么样了?没事吧?”杨玉容叹了口气,说:“他们已经被谋杀了。”张爱德惊道:“什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无为眯了眯眼,说:“张医生,不是我多心,原本你们仨人在这里,最后却只活了你一个,能不能给个解释?”张爱德愣了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怀疑我?我也是被打晕了,怎么给你解释?你……你是谁?”何无为注视着他的眼睛,说:“我是何无为。”张爱德哦了一声,说:“原来你就是何无为啊,谢谢你把我从上面弄下来,不过这件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蒋玲凝视着他的表情,心中一动,手指悄悄地在何无为手心写了两个字“撒谎”。何无为眼神微动,笑着点点头,说:“我只是多问几句,张医生不要放在心上。”张爱德勉强笑了笑,说:“理解,这很正常,换了我,我也会有怀疑的。”看着张爱德,何无为心中满是疑惑,他越来越觉得,这张面孔似乎有些熟悉,不知以前从哪里看到过。上官义仔细检查郑礼和戚名祥的尸体,说:“张医生说得没错,他们两人都是被一击致晕,然后一刀致命,动作干净利索,单凭这一手,就已经算是一流高手了。”何无为捋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一流高手?张爱德绝不是什么一流高手,而且他脑后的伤痕,也不像是他自己造成的,那么这个一流高手,会是谁呢?难道,会是他?蒋玲喃喃道:“三个人死伤,又是三个人,我们到底忽略了哪条线索呢?”忽然,她心中微动,难道会是这样?折腾了一天,现在已经接近晚上,众人都有些困倦,何无为想了想,说:“咱们轮流守夜吧,张医生受伤了,我们四人轮班,玲儿第一班,杨护士第二班,我第三班,上官警官第四班,如何?”杨玉容和蒋玲都表示同意,上官义犹豫片刻,也点了点头。一夜无事,第二天白天,上官义将其余三人叫起来,当然,在这栋建筑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昼夜之分。何无为睡眼惺忪地说:“现在咱们只剩下最后一条通道没看了,走吧,兄弟姐妹们!”上官义犹豫地说:“还要去么?我觉得这根本是徒劳的。”杨玉容秀眉微蹙,说:“但是我们也不能等死啊,我去。”蒋玲思忖片刻,说:“我也去,在死前碰碰运气嘛。”上官义无奈地摊了摊手,说:“好吧好吧,我跟你们一块去,反正都是死,说不定在通道里死得更快些,总比等死好受。”何无为白了他一眼,说:“你不说话没人不知道你是乌鸦嘴。”杨玉容说:“这样,张医生您就在这儿歇着吧,如果我们方便回来的话,会来找你的。”张爱德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说:“好吧,那就多劳烦你们了。”于是,四人离开通道,回到大厅中,大厅一片死寂,处处是凄惨景象,令人感到有些发呕。杨玉容瞅了瞅四周,低声说:“你们觉得,这命案是怎么回事?”何无为思忖道:“既然是高手作案,那么应该至少有第四个人,这第四个人是谁呢?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矮瘦男人?”蒋玲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无论是从时空上还是身手上,他都是最有嫌疑的。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跟戚名祥的阴谋有关?”上官义捏着下巴说:“郑礼为什么会被杀呢?难道他和戚名祥是一伙儿的?”何无为摇了摇头,说:“如果凶手真是那个矮瘦男人的话,他早就有机会可以杀死郑礼,为什么要后来才动手?”杨玉容眼神微动,说:“是不是郑礼看到了什么,或者是那一下子没把郑礼打晕,所以凶手才痛下杀手!”蒋玲点点头,说:“有这个可能,不过以后脑勺的伤口来看,这一下应该是必晕无疑,至于杀人灭口,倒是有点可能。”何无为说:“这个可能性不大,现场没有打斗痕迹,郑礼就算是再弱,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乘警,在能够看到对方面孔的前提下,不至于后脑勺被一击致晕吧?也不对,矮瘦男人拿走了郑礼的手枪,难道是胁迫着他?”蒋玲摇了摇头,说:“如果这样的话,张爱德也多半能看到啊,再说了,凶手都杀了两人,为何偏偏要留一个活口?你们不觉得张爱德有些……有些奇怪么?”上官义说:“这个人是有点邪性,绝对是庸医,好像就没治好过几个人。”杨玉容若有所思地说:“你这么一讲,确实是,我其实当时就隐约觉得,有些伤者死得有点蹊跷。”何无为眼神微动,问道:“比如说?”杨玉容敲了敲脑袋,说:“想不起来了,当时只是一个念头,船上死伤这么多,记忆早就模糊了。”何无为略显失望,说:“好吧,我理解,毕竟这几天实在是太乱了。”杨玉容心中一动,说:“凶手会不会是先打晕了船长和医生,然后再胁迫郑礼?”蒋玲摇了摇头,说:“也不太可能,这样的话,打晕郑礼就有点多此一举了,而且尸体的位置也不对。再说了,只要凶手不傻,一定会先对付武力值较高的郑礼。”

    作品:死亡旅途
    作者:灵声 编号:51229 类型:侦探推理

    大爱之侦探推理小说《死亡旅途》作者(灵声)倾力转载上作,本章节为《第四十四章 疑案》,章节编号:51229,满腔热情的网友转载仅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本好书,死亡旅途让更多领域的人了解这本书发现这本书收藏这本书。百度搜索我文阁一定要用心记着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mytxt.cc


  • 本章相关
    • 死亡旅途

      本书为长篇侦探小说《死亡地图》的前传。 江湖骗子何无为,在客轮上偶遇神秘少女,然而他渐渐发现,这艘客轮有点不对劲,这个少女也有点不对劲,从此,一场场充满阴谋的探险和破案,如暴风雨般席卷而来……...

    • 本章内容摘要

          上官义一拍大腿,说:“对,应该就是这样,毕竟二战时期有几个间谍是靠写密信传消息的?再就是,特洛伊,特洛伊战争,特洛伊木马,这应该是间谍的代号。这个日本人很可能在间谍的骗局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发现这是反间计后,悲愤之下,剖腹自尽。”蒋玲点点头,说:“你们的分析很有道理,只不过,我总觉得缺...

    相关小说
    • ..........

    前后章节提示
    • 后续章节提示

      ..........

    • 前续章节提示

      ..........

    人皇纪 人皇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