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在上我在下

字体
关灯
  • 第40章慕千初头痛如裂

    作品:总裁在上我在下 章节号:2971664

    关灯
    护眼
    字体:

        “前阵子不是公布他旗下主公司的市值是全球第一吗,自己蝉联各大财富榜首位,他都没有接受过采访。”

        “太好了,宫欧居然也来参加婚礼,赶紧先去采访。”

        记者区的记者们瞬间全部骚动了。

        时小念愕然地往前望去,只见教堂的大门口光芒强烈,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走进来,拦住蜂拥而至的记者,拦出一条道路来。

        宫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他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短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一身灰蓝色薄昵大衣衬得他身形格外修长,一张英俊的脸庞浸在各种镁光灯中。

        “……”

        时小念心里顿时咯噔了下。

        他怎么会来参加时笛的婚礼?

        时小念忽然想到之前好像听到他和封德提过什么富二代的婚礼,居然是就是今天这场婚礼?

        她第一反应就是迅速坐下来,转过身去,不让他看到。

        当然不能让他看到。

        不能和宫欧在这里碰面,他从来不会在乎她人的自尊,到时再曝光他们之间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时小念坐在位置上紧张极了,养母握住她的手,“怎么了?怎么手突然这么冷?”

        “没事。”

        时小念摇头,忍不住往后望去。

        只见宫欧站在保镖中央,抬眸直直地朝她望过来,视线准确无误地定在她身上。

        他朝她勾起唇角,笑得邪气,像望着自己盘中的猎物。

        “……”

        时小念被他笑得心惊胆颤。

        忽然,宫欧大步朝她的方向走来,旁若无人的,所有人都错愕地望向他。

        “妈,我想上厕所,先离开一下。”

        时小念心慌地站起来,松开养母的手,逃也似地往不远处的侧门跑去。

        不行。

        一定不能和宫欧在这里碰上面。

        时小念飞快地走廊里跑着,身后传来一阵齐整的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是宫欧那群保镖发出的。

        情急之下,时小念急忙转了个弯,随手打开一扇门冲进去,锁住。

        她心跳如鼓。

        这算什么事,在慕千初和时笛的婚礼上,她躲着宫欧。

        “时小念?”

        一个疑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时小念惊讶地转过身,只见一身儒白西装礼服的慕千初就站在窗边,沐浴在阳光中,一身儒雅俊廊,狭长的凤眼望着她,有着疑问。

        一旁的助理在替他打理身上的小细节,一旁的玻璃衣柜中放着几套男式礼服。

        居然阴差阳错走进慕千初的更衣室。

        都不知道关门么?

        怕他以为自己又是来纠缠自己,时小念忙道,“恭喜。我来借卫生间。”

        这个时候出去肯定是迎面撞上宫欧。

        “……”

        慕千初讶异地看着她飞快地闪进一旁的洗手间,又飞快地关上门。

        这个时小念又做什么?

        时小念躲进洗手间里,背紧紧贴着门,怎么办?这要躲到什么时候?等仪式开始,她先溜走?

        正想着,外面忽然传来踢门的声响。

        她的手不由得攥紧,不一会儿,她听到慕千初谦逊有礼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宫先生,宫先生能来参加婚礼,慕某不胜荣幸。”

        果然是宫欧。

        时小念咬住自己的嘴唇,眉头紧蹙。

        “妹夫?”

        宫欧带些审查味道的声音忽然响起。

        “什么?”慕千初没听清楚。

        外面忽然又安静下来,时小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人更加紧张,就听慕千初问,“宫先生在看什么?是要找什么吗?”

        真的是在找她。

        时小念紧张得脸上滴下冷汗。

        “没什么,家里的狗丢了。”宫欧冷哼一声,语气不以为然。

        “……”

        该死的宫欧。

        又说她是他的狗。

        时小念咬牙,不过还好,他没直接报出她的名字。

        慕千初闻言笑了笑,“哦?宫先生还把宠物带上岛了,要不要我派人帮忙找?”

        “不必了。”

        “这边有个宠物游乐中心,宫先生可以带宠物去做下运动。”

        “也好。”宫欧说道,“走。”

        “宫先生慢走。”

        紧接着就是一阵出门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在更衣室里。

        “……”

        时小念这才松了口气,心脏回归正确律动。

        过了片刻,估计宫欧差不多走远以后,她擦掉脸上的冷汗,拉开门出去,不去看慕千初便道,“谢谢你借洗手间,我出去了。”

        说完,她就要走。

        “等下,我有问题问你。”慕千初叫住她。

        时小念只好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

        慕千初伸手拿出一款表戴在手腕上,动作帅气,问道,“瓷廊那件事你是怎么解决的?”

        “什么怎么解决的?”

        “你没坐牢。”

        他后来派人去打听过,瓷廊一夜之间消失,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据时笛所说,时小念会来参加婚礼……她也没坐牢。

        “……”时小念的眸子转了转,淡淡道,“我找人借钱的。”

        “你好像没有这么有钱的朋友。”慕千初一眼拆穿她,“找银行借的?”

        银行的利息可不小。

        “这是我的事。”时小念不想继续聊下去,“我先出去了。”

        她伸手欲拉开门。

        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一个助理担忧地叫起来,“慕少,你怎么了?”

        时小念回过头,只见慕千初整个人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扶住头,表情痛苦,脸色苍白得可怕。

        怎么回事?

        她震惊。

        “药。”

        慕千初痛苦地说道,人往地上栽去。

        助理连忙扶住他,将他往一旁的沙发上拖去,一边看向时小念,焦急地道,“小姐,麻烦拿下药,在化妆台上的黑色盒子中,两颗就好。”

        “哦,好。”

        时小念连忙走到一旁,从盒子里拿出两颗药,又倒上一杯水走到沙发边。

        慕千初已经痛得倒在沙发上,脸色难看得跟张白纸一样。

        “怎么会这样?”时小念错愕地问道。

        他身体不好么?

        “慕少的脑袋经常会疼,没什么的,吃药就好。”助理说道,扶着慕千初坐起来,“希望小姐出去不要乱说。”

        这涉及慕氏太子爷的隐私。

        慕千初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手搭在脑袋上,一手去抓时小念手中的药,眼前的视线却晃得厉害,他一手按下去,只抓到一颗药。

        另一颗药滚落到地上。

        慕千初手近乎颤抖地将药放进嘴里。

        痛苦,像颗炸弹一样试图把他整个脑袋毁掉。

        时小念弯腰把水杯凑到他唇边,他人无法控制地跌进她的怀里,歪歪斜斜的,他抓住她的手喝下水……

        他人靠近她怀中的一刹,眼前的画面突然一白,像有光闪过,有什么正在破涌而出,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他死死地抓住她的手。

        恨不得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攥下来。

        什么东西?

        刚刚在他脑海里晃过去的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放手,我再去给你拿药。”时小念被他攥得手指一根根泛白,她用力地挣脱出来,将他推向助理,自己则朝化妆台走去。

        “慕少,你好一点没有?”

        助理担忧地问道。

        “……”

        慕千初坐在那里,头痛欲裂,他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一个虚空幻境,周围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有什么东西出来,他想抓住,却什么都抓不到。

        他只抓到空气。

        “我又拿了一颗药。”

        时小念拿着药过来准备递给他。

        慕千初没有接,只是坐在那里,双手抱着头,好久,他晃了晃头,强忍着痛苦道,“不用了,这药吃下去会有一段时间的精神不济。”

        “可是慕少你又只吃一颗药怎么行?你这些天为有精神忙婚礼,一直都只吃一颗药缓解,你能坚持吗?”

        助理忧心忡忡。

        “我撑一会没事。”慕千初说道,手掌敲了敲额头,气虚无力地道,“马上就要举行仪式,我不想让时笛认为这个婚礼有一丝的不完美。”

        为了时笛。

        宁愿撑着头痛也要让时笛有一个完美无暇的婚礼,多情深,他真的很爱时笛。

        时小念站在一旁,拿着那颗药,苦涩地笑了笑。

        慕千初和时笛就是命中注定吧。

        她才是一段插曲,慕千初年少时的一段小插曲。

        本来还想问问头痛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不用了……轮不上她关心。

        时小念将药放回盒子中,转头朝他们道,“我先出去了。”

        这一回,没人再拦住她。

        时小念走出更衣室,没走出几步,手机便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是宫欧发来的短信——

        【死哪里去了?敢躲我?】

        宫欧……

        时小念拿着手机,盯着上面的短信,手指鬼始神差地输入——

        【我刚刚想到一个佛家故事。】

        宫欧的回复简单粗暴——

        【有病啊你突然想什么故事。】

        时小念靠向墙壁,在那边慢慢输入文字——

        【从前,有个书生的未婚妻突然嫁给别人,书生很伤心,一个僧人点化他,就给他看一面镜子。书生看到一名遇害的女子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看一眼走了;又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路过一人,挖个坑,小心翼翼地将尸体掩埋了。】

        她发了很长的一段。

        宫欧很快回复过来——

        【你打这么多字你手没断掉?人在哪,给我过来!】

    作品:总裁在上我在下
    作者:姜小牙 编号:2971664 类型:玄幻魔法

    大爱之玄幻魔法小说《总裁在上我在下》作者(姜小牙)倾力转载上作,本章节为《第40章慕千初头痛如裂》,章节编号:2971664,满腔热情的网友转载仅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本好书,总裁在上我在下让更多领域的人了解这本书发现这本书收藏这本书。百度搜索我文阁一定要用心记着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mytxt.cc


  • 本章相关
    • 总裁在上我在下

      “偷走我的基因,就想走?”他抓她,逼她交出3年前生的宝宝。没生过?那就再怀一次!偏执狂总裁的一场豪夺索爱,她无力反抗,步步沦陷。OK,宝宝生下来交给他,她走!可是,他却将她五花大绑扔到床上,狂烧怒意,“女人,谁说只生一个了?”

    • 本章内容摘要

          “前阵子不是公布他旗下主公司的市值是全球第一吗,自己蝉联各大财富榜首位,他都没有接受过采访。”     “太好了,宫欧居然也来参加婚礼,赶紧先去采访。”     记者区的记者们瞬间全部骚动了。...

    相关小说
    • ..........

    前后章节提示
    • 后续章节提示

      ..........

    • 前续章节提示

      ..........

    人皇纪 人皇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