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

字体
关灯
  • 第十章 又是个丰年

    作品: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 章节号:32968900

    关灯
    护眼
    字体:

        和家人守岁后,阿昭挑灯一盏回到了风和园,路过书房时,瞧见里面的灯还亮着,康烈正巧端着茶壶出来续水,忙唤她进去伺候,自己一个人窝在脚凳上打起瞌睡来。

        她续了茶端到书桌边,见薛诤正伏案看着一卷地图,乃勃州的山川地形图,如此军事要献,昌宁侯竟尽数交予,可见对这个长子的厚望,她正看得入迷,冷不防薛诤一个侧头,两道目光相接,一个沉寂如渊,一个辰宿清耀。

        阿昭没有闪躲,有时跟聪明人装傻才是自寻死路,她淡然自若问:“公子这是……要随侯爷去打仗?”

        “斯然乱世,大丈夫投笔从戎保家卫国,有何不可吗?”薛诤合上舆图,举起双臂示意她宽衣。

        阿昭为他解下腰带,道:“前线凶险,刀剑无眼,前儿夫人还把奴婢叫去她那里询问了您的近况,您若在战场上有个凶险,她和侯爷该有多伤心?”

        薛诤闻言,凤眼轻眯,阿昭没看他的脸色,转身将外袍挂在了衣架上,左右她已经明里暗里向这位祖宗表明忠诚了,信不信随他吧!成天被人试探支使,累的是她好不好!

        新年初一,天色未明,昌宁侯连子女的奉茶都没顾上喝,连夜收拾行囊去了军营。

        早起,整个院子一片洁白,昨儿下半夜洋洋洒洒落起了白雪,六瓣飞出共梅花作舞,晨间成这一片空灵世界。阿昭穿了白毛滚边的杏黄色夹袄,下着同色棉裙,用白毛护耳裹住耳朵,宛若个清灵雪球,特带着香兰和香茗几个丫头去院中那棵最大的梅树下捡拾了干净的梅花瓣储藏在了一个坛子里。

        这新春佳节瑞雪兆丰年,梅花也最是鲜艳,和着春雪储藏十天半月便可拿出来舂成花酱和做饼子吃,最是味美香甜,若有剩余,还可酿几壶梅花酒,埋在梅树下等到夏季炎热时拿出来解暑。

        绿纱窗外,天与地共白茫茫一片,捧坛执梅的少女一身杏黄的袄裙慧黠蹲于树下,嘴角带着浓浓笑意,可谓色结烟霞,气冠山河,绝妙天生真颜色始露无疑。

        康烈挠挠鼻梁,使劲咳嗽了两声,负手在窗前的薛诤移开了目光,他低头慢条斯理捋着竹青色镂金花纹束腰上悬挂的佩玉丝绦,康烈问:“公子,您刚才听到小的在说什么了吗?要不要……嘿嘿,我再重复一遍?”他说着闪身躲过了圣贤书的攻击,窜到一边嬉皮笑脸道:“嘿嘿,薛夫人请您早起去她那里用膳!”

        薛诤没理他,自己披了黑毛大氅向门外走去。

        开门时,乱风卷雪入鬓发,寒风吹在他冷俊的面容上气色依然,风雪中一身风华无限。香茗见状忙拿了油纸伞为他撑起,阿昭也上前几步捧着坛子站在廊下,探头看了看屋里的食盒未动,只听薛诤道:“今日初一,夫人唤我去她那里用膳,你做的这盒子吃食就赏了你和几个丫头了。日后做菜尽顾自己拿手的做吧,甜不甜,腻太腻,忒不可心!”

        阿昭瞪大眼睛看着薛诤和一脸憋笑的康烈走远,良久都感觉自己听错了,什么叫“甜不甜,腻太腻,忒不可心”,这是说她做的东西难吃?从她开始捞大勺以来就不存在的好不好?

        不死心的她走进屋里打开桌上的食盒,拣起一块芙蓉酥塞在了嘴里,甜而不腻,书软可口,比前些日子披星给她在外边铺子里买的不知道美味了多少倍,贵公子就是嘴刁!

        她一个不耐烦摇头不经意看到了桌角的一块灰白色物体,蹲身将那东西捡了起来,据她多年经验辨形辨色,这是猪蹄膀的一部分,还是红烧过的,她不记得自己做过这道菜啊?有些烦躁的她没好气地把这烂骨头丢在一边,叫几个小丫头把屋子又重新打扫了一遍。

        嘉庆居。

        薛诤刚进正厅,才见百里慕卿也在,他手执一枝红梅,漫不经心把玩浅嗅,一颦一笑皆是风情无限,见到薛诤进来,连正眼也没抬一下。

        薛诤目不斜视坐在了他的对面,下人奉了茶上来,莫离请百里慕卿用,他嗅了一下子,嗤之以鼻道:“好好的君山银针做什么佐放玉兰,固然增添了香浓之气,殊不知却掩盖了茗茶本味。古来香茗美酒自有真味,往往遇造作者投香物以佐,掩其真味,不以为糜,反以为佳,蠢矣。”

        他越说越来劲,桃花眼一瞥厅外山石流水,更是清气一吐,“要说这园子的品味也是忒到家了,自古及今,山之胜多妙于天成,每坏于人造,这黄石盘的山石最重沟缝重横,形态玲珑,成于自然,做什么另做雕造,形于左右低矮中部山高,不止矫造,更正对中门阻了中流之气,自掩霉气!”

        康烈站在薛诤身边,翻翻白眼嘀咕:“拧巴,费劲!”

        莫离耳朵尖得很,气鼓鼓地站了出来,“大块头儿,你说谁呢?”

        “谁接话说谁!”

        “你……”

        “我怎么了?”

        “康烈!”薛诤瞄他一眼,康烈乖乖站了回去,他自顾拨着茶盏中的浮叶,才不管有些人的指桑骂槐!

        薛谚搀着侍女的手一瘸一拐走了进来,他一脸病色向百里慕卿作了个揖,和救命恩人拜了个年,面无表情地叫了薛诤一声“大哥”,坐在了他的下首。

        半盏茶后,菜上齐了,薛夫人也带着幼子薛让和薛燕宁出了内堂,她坐在上首含笑道:“北原发兵,侯爷连夜赶去了军营,可惜了没能和我们一起过年,招待不周之处还请百里神医多多担待!”

        百里慕卿笑笑说“无妨”,薛夫人眼光一转落到薛诤身上,“诤儿一去宁都就是十多年,这次难得回来和家里团圆,我这次叫你来一是新春大家一起吃个团圆饭,二是你父侯临行前有交代,他不在,家里的事总要由你这个长子来做主,眼瞅着开春皇上选秀,关于你二妹进宫的事宜还要你来打理,我一个妇道人家嫁来勃州多年,皇宫国都里的事情也不甚清楚,哪些门路和贵人需要梳理还得指望你来给妹妹寻个明处。”

        薛燕宁在一旁紧紧攥着玉著,压抑着没有说话,薛谚闷头吃饭,脸色不是太好。

        薛诤淡淡点头,回答得淡漠疏离:“夫人说的是,既然父侯有命,我回了园子就着手命人去办理,到底是自家兄妹,定不会让二妹明珠暗投的!”

        薛夫人顿时眉开眼笑,如果不是侯爷走了,她何苦要托付这个颇有心机的继子,原以为送他去宁都当质子是免了一害,没想到他倒是本事,这些年结交了恁多的达官显贵,硬生生使得太后亲自向皇上开口将他放回了家,现在有个送妹妹进宫当皇妃以促进自己前程的事他当然乐意帮她干。最好赶在皇上下旨册封他为世子之前,燕宁早早得宠,到那时皇上难保不会立和宠妃同胞的兄弟。

        薛夫人越想心里越美,连连敬了薛诤和百里慕卿好几杯酒。

        饭毕,康烈为薛诤撑着伞,主仆二人走在通往风和园的路上,白雪零落不停,天又增寒,晚间怕是还有一场大雪。

        “大哥!大哥!”薛燕宁小跑着追了出来,她抓着薛诤的竹节纹衣摆,屈膝跪在了冰雪里,祈求道:“求大哥慈爱,燕宁不想入宫,大哥救我!”

        薛诤眉头轻皱,“你这是什么样子?被人看了去,哪有侯府千金的尊贵,还不快起来!”

        薛诤被送去宁都时,薛燕宁才只有几岁,依稀记得大哥不苟言笑,对弟弟妹妹们也甚是苛严,也不敢多冒进,乖乖从地上站了起来,哭道:“燕宁知道大哥是奉父侯之命行事,也明白母亲于大哥有亏,可是请大哥看在骨肉一场的份儿上,宽容妹妹则个,妹妹情愿一死,也实在不愿去那虎狼之窝的!”

        “父侯位高权重,深为圣上宠信,你若进宫,必得宠妃之位,恩隆加身,何为虎狼之窝?”薛诤漫不经心拢了拢狐毛大氅,举止优雅,一派贵公子的雍容姿态。

        “可是,可是……”薛燕宁踌躇良久,大着胆子说道:“父侯位高权重,难免遭人忌惮,当初他会送大哥进京为质,就是为了表明忠心。大哥既然归了家,便要有人去替代大哥,所以父侯才会想到送我……”

        薛诤勾唇露出一丝冷笑,吓得薛燕宁立刻闭了嘴,康烈插话道:“二小姐这话就说得忒没分寸了,什么叫送您去代替大公子,您也是薛家的一份子,怎么就不能为侯爷的忠诚尽一份心了?大公子当了十年质子换您和夫人、公子小姐们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怎么换了您就不可以了?”

        薛燕宁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薛诤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冷冷道:“你既知道父侯送子女进京是为了以防川壅之口,就该明白为人子女之责!”

        薛燕宁重新又跪下道:“这个燕宁自是知道,可请大哥怜惜妹妹,宁都千里之遥,妹妹实在不想离开母亲。古来君王嫁女和亲,多以宗氏女充公主身结两国好,官宦之家不愿送女进宫者也多效仿,以家养贵婢认作女儿充替。府里最不缺的就是模样出挑的家养女孩儿,我们何不也效今古之例呢?只要能把她的双亲家人捏在手里,不愁她不会听话!”

        见薛诤不为所动,薛燕宁继续道:“母亲疼惜我,如果我肯去求她,她八成是会点头的,如今难办的只是父侯,可是父侯既然把此事交给了大哥,只要大哥点头,妹妹就有一条活路。等尘埃落定父侯知道后,也只能认了,到时候是打是骂,全是妹妹一人的过错。大哥那么聪明,应该猜得到母亲那么想我进宫得到圣宠,就是为了能找机会为二哥在皇上跟前争取筹码和大哥争夺世子之位,燕宁虽敬畏大哥,可真到了那个境地,如何能不听从母命?所以请大哥为了妹妹,也为了自己,就应了燕宁这一次吧!”

        薛诤捋着领口柔软皮毛笑了笑,“你小小年纪如此有谋算,这份心计不去宫里呆着,可惜了!”

        “大哥……”薛燕宁脸色一变。

        薛诤不再看她,踩着积雪往风和园继续走,“回去说与你母亲吧,父侯回来前,交个人出来!”

        “妹妹谢谢大哥!”薛燕宁喜极落泪,在积雪中向他深深一拜。

        康烈吸吸鼻子道:“这二小姐真不愧薛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和她娘一样会算计,随口两句话就要给自己拉替死鬼,也不知道会落到哪个倒霉的姑娘身上,公子你干嘛答应她?听说那皇上淫乱无度不理朝政,太后和德化王又斗得你死我活……”

        “听说?”薛诤一挑眉,康烈才意识到自己说顺了嘴,瞅瞅四下幸好无人,薛诤自动略过道:“人家给我剖析清楚了其中利害,我却不为所动,没理由啊!”

        “呵呵,也是!”康烈粗神经地挠挠后脑勺,他忽又想起一事,戒备地看了看四周,低声说:“由来日久,毫无进展,属下们已经准备好下一步了。”

        薛诤步履如旧,淡淡“嗯”了一声。

        小雪又紧,这新春又是个丰年。

    作品: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
    作者:靡二 编号:32968900 类型:玄幻魔法

    大爱之玄幻魔法小说《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作者(靡二)倾力转载上作,本章节为《第十章 又是个丰年》,章节编号:32968900,满腔热情的网友转载仅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本好书,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让更多领域的人了解这本书发现这本书收藏这本书。百度搜索我文阁一定要用心记着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mytxt.cc


  • 本章相关
    • 本章内容摘要

          和家人守岁后,阿昭挑灯一盏回到了风和园,路过书房时,瞧见里面的灯还亮着,康烈正巧端着茶壶出来续水,忙唤她进去伺候,自己一个人窝在脚凳上打起瞌睡来。...

    相关小说
    • ..........

    前后章节提示
    • 后续章节提示

      ..........

    • 前续章节提示

      ..........

    人皇纪 人皇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