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

字体
关灯
  • 第十一章 离恨如春草

    作品: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 章节号:32968902

    关灯
    护眼
    字体:

        浣洗院近日来了个婢女,名唤山屏,生得浓眉大眼,心宽体胖,整日憨憨傻傻,是个分外老实憨厚的傻大姐儿,她见院里的婆子时常偷懒耍滑儿,将活儿甩给戴月并几个外面买来的浣洗女,总是仗义执言与那些婆子理论几句,并把粗活累活揽了去做。她虽看着粗旷,却也是心灵手巧,常有一些巧法子将衣服洗得馨香又干净,烫熨得褶儿都不见。因这两宗儿,山屏不止在浣洗院颇受欢迎,就连各院的丫头们都喜欢同她一处玩耍。

        山屏家是勃州随宁县下的一个小山村,随宁县环于大山深处,尊土重迁,乡俗繁多,正月初一历来就有妙龄少女以红绳穿红豆佩戴于颈项,过十五才可摘下的习俗,以求姻缘和美,得觅良人。热心的山屏在早年关前几天就抽空用红绳穿了好多自己攒下的红豆,在初一这日分发给这些姐妹们,素日里同她玩得好的婢子们听说了,初一这日纷纷来讨,以求新的一年姻缘美满。

        阿昭拿了薛诤赏下的糕点果子来浣洗院分与戴月,正见院子里一帮子丫头围着山屏说说笑笑,戴月小跑上来拉着她道:“姐姐,等会也让山屏给你戴一个红豆,新的一年好有月老给你牵线。”

        阿昭把手里的吃食盒子塞给她,眼中神彩轻流,笑说:“你啊,还是让月老好好保佑你吧!”

        戴月微微红了脸,她生得素眉清目,秀鼻樱唇,鹅蛋面容纵无粉黛修饰,也是雪颜靓肤,明艳倾城,这羞涩一笑绽放少女春容,更显得面如桃花。她正咕哝着“我才不要”时,山屏跑出人群迎了上来,弯着眉眼笑说:“原是颜大姐姐来了呀,我看这院子里顶颜大姐姐花容月貌,快让山屏来给你戴个红豆吧!”

        阿昭推脱说“不用”,其她丫头却使促狭地眉开眼笑,跟着起哄起来,甚有胆子大的打趣保佑阿昭早日让大公子收房了去,戴月闻言啐了她们一口:“去你们几个贱蹄子,我姐姐灵善聪慧,凭他是王爷太子,也绝不给人做妾!”

        几个丫头吐吐舌头,美滋滋地捂着自己心口的红豆出院子去,有人碎嘴道:“都进了大公子的院子当贴身人了,成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没想见进了窑巷又立牌坊的!”

        戴月气得脸色通红,抄起门口的扫帚就要去打人,几个丫头快步跑了,阿昭一把拦住她道:“几个嘴碎的丫头,你理她们作甚,咱们清者自清,何苦来?”

        “我就是气不过她们眼红姐姐,还在这里搬弄是非!”戴月把扫帚一扔,拉着阿昭进来廊下坐,山屏拿着一把红绳穿的红豆站在院子里,看看门外,看看门内,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肉呼呼的脸上一脸为难和尴尬。

        阿昭见状,忙招呼了她过来一起坐,把盒子里的糕点果子分了一半与她。

        山屏一口就是一块糕点,眯着双眼一脸享受,连连感动得夸阿昭心善人美,无以为报,只能送她一颗红豆。

        罗囊绣两凤凰,玉合雕双鸂鶒。中有兰膏渍红豆,每回拈着长相忆。

        阿昭望着那鲜红的红豆,再对上傻山屏憨厚渴望的笑容,只能笑着点了点头。

        山屏嘿嘿一笑,忙在衣服上擦干净了手,扯出一线红豆帮阿昭戴了起来,“颜大姐姐,我们那有习俗,这红豆可是要贴着心口带的。不论是姻缘,还是人心,只有你暖热了它,它才能来暖热你不是?”她说着拨开阿昭的衣领,并搓搓掌中的红豆,确定不会冰到阿昭后才仔细给她放了进去,低眼处,正见少女肌肤如雪,触如凝脂,胸口一片雪白。

        有些不适应外人碰触的阿昭缩了缩脖颈,对山屏点头称谢,山屏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表示不见外,她拿起又一颗红豆欲给戴月,戴月声称“不要”,自顾端了糕点去水井边坐着吃得香甜,山屏挠挠脑袋,问阿昭:“这戴月妹妹莫不是已经有姻缘了?”

        阿昭眨眨眼睛一笑,道:“我这妹子生性直爽,素来不信这些,也不爱佩戴这些饰件,你莫见怪!”

        “没事没事!”山屏坐回原地,端起盘子咬了一大口糕点,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戴月。

        上元节刚过,前线战报传回,昌宁侯带兵中伏身受箭伤,虽不严重,但因为这场战事而新春不宁的侯府更添急乱。二公子薛谚听了门下清客之言,当夜就召集了府中幕僚,来到薛夫人院中请谏组编扈从军,遣派军营协卫父侯,昌宁侯府幕僚听闻无不赞二公子孝心感人,薛诤自坐在一旁静静饮茶,不曾插话,薛谚冷笑言:“不知兄长可有何意见?”

        康烈在心里嗤之以鼻。

        古来将帅征战沙场,本就是九死一生,除非自己是个怕死的孬种,何须什么多此一举的劳什子扈从军?况且乱军阵前刀剑无眼,扈从军近卫主将,就是一群不要钱的肉盾,真有几分功夫倒好,临时组建起的虾兵蟹将,可不上赶着去送死?来问无知妇人和这一帮子迂腐浅薄的酸儒,毛用?

        左右死的是他们侯府的人……康烈想到这里,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薛诤低眉拨着盏中浮叶,修长五指洁白若笋,俨然神态寂若九天冷月,“二弟一片孝心感人,夫人与诸位幕僚若无意见,着手去办便是!”

        薛谚满意一笑,“既然大哥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定了吧!”

        这事当夜便传遍了侯府,阿昭正在大厨房拣选着明日的食材,闻讯匆匆跑去了马房。

        昌宁侯府要组建扈从军,乃属府兵之列,不能对外征召,只能从府兵与家丁中拣选人员。这样一来,正年轻力壮的披星毫无疑问会是待选之列,而薛谚急功近利,迫于在昌宁侯面前力压薛诤一头,早在提出建议之前就已经拟定好了府中精壮名单,当即就给薛夫人递了上去,方上头传话,披星赫然在列。

        昌宁侯府早先不是没有过扈从军送往前线,阿昭清楚地记得那些不是正规军队训练出身的少年郎是如何意气风发扬旗出发,又是何等惨绝地被抬了回来。数百人丁昂杨前去,年下回来团聚的也不过十来人罢了,末了也不过得了上头几个锞子、几尺布头做宽慰。

        乱世中人命如草,不管他们做出过怎样的牺牲,都不会为控权者看在眼里。

        披星早收拾好了行囊,见到她赶回,眼眶更添猩红,“姐姐,上边催的急,弟弟这就要启程去前线了,你有时间要多回来看看阿爹,弟弟不在,你们保重!”

        戴月情不自禁哭出了声,她一把抱住披星,呜咽道:“你别说得这么煽情,我们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眼瞅着就能回家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出这么一档子意外?”

        “回家?”披星忍不住泪湿,坚韧面庞尽是失落,“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一点信儿都没有,他们……是不是早就已经把我们忘了!”

        颜叔一巴掌就掴在了他的脸上,“你瞎说些什么?他们就算忘了你,忘了我,也万不会忘了阿昭,十多年都等了,就这一天的耽误,你都等不了了?”

        阿昭深深一吸鼻尖凉透的冷气,摸了摸他被打偏的脸,“前线虽然凶险,但你有一身武艺,定也是能护好自个儿的。我原想着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等到北边来人可以一起走,但现在想想,再这么等下去已经不是法子了,我们现在能走一个便是一个,你去了军营纵有千难万险,却未必不是一个好出路,若能立下功业得侯爷青眼,我们的路子或许能更轻便些。你说,是不是?”

        披星看着阿昭讳莫如深的双眼,忍住眼泪重重点了点头,前院哨声传来,她别了父姊,拎着包袱走入了黑暗,凄冷的黑夜望不到尽头。

        夜半,雨伴微雪又起,风和园守门的小厮给阿昭开了门,她扑扑身上的霜雪道了谢沿抄手回廊往房间走,红红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不停洒下雨雪的黑穹,心里难免记挂着赶去了前线的披星。

        寒风骤起,吹散廊下白梅随风作舞,落了她杏黄衣裙上雪色瓣瓣,暗香清冷的尽头,她好像看到了母亲的影子,忍不住热泪横流。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她苦念出声,踩着脚下花瓣,一叶浮萍般向前飘零。

        廊檐上,有人鬓发湿透,薄衫浸寒,落了一身冷雨寒雪,任那寒杀侵蚀也岿然不动地坐着。他痛苦的琥珀色双眸一直翕动着凝视无尽夜空,雨并冷雪落入他的双眼,他一直强忍着不让它们溢出,在听到那声低吟后,那冰凉与灼热化作横流倏然滴落在他的前襟。

        飞影踏风而去时,康烈撑开了集雅居的一扇窗,望着那空荡荡的廊檐,他看向了薛诤。

        薛诤没有在意那愈益紧密的雨雪,亦没有注意到那落梅凌乱与断肠吟咏,冷然挥袖,绿纱窗合,这个雪夜依旧平淡而静谧。

    作品: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
    作者:靡二 编号:32968902 类型:玄幻魔法

    大爱之玄幻魔法小说《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作者(靡二)倾力转载上作,本章节为《第十一章 离恨如春草》,章节编号:32968902,满腔热情的网友转载仅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本好书,饿狼缠身:捡个相公来种田让更多领域的人了解这本书发现这本书收藏这本书。百度搜索我文阁一定要用心记着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mytxt.cc


  • 本章相关
    • 本章内容摘要

          浣洗院近日来了个婢女,名唤山屏,生得浓眉大眼,心宽体胖,整日憨憨傻傻,是个分外老实憨厚的傻大姐儿,她见院里的婆子时常偷懒耍滑儿,将活儿甩给戴月并几个外面买来的浣洗女,总是仗义执言与那些婆子理论几句,并把粗活累活揽了去做。她虽看着粗旷,却也是心灵手巧,常有一些巧法子将衣服洗得馨香又干净,...

    相关小说
    • ..........

    前后章节提示
    • 后续章节提示

      ..........

    • 前续章节提示

      ..........

    人皇纪 人皇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