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问心

字体
关灯
  • 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

    作品:仙路问心 章节号:33204882

    关灯
    护眼
    字体:

        好在有红甲小将先行一步,替少年挡下这致命杀招,不过也被鬼物阴气渗透,红色甲胄寸寸龟裂,整个人如瓷器崩裂开来。

        这类符箓傀儡,会随着施法者主人的境界高低不同,所展现出的杀伐之力也会不同,譬如现在,王狐桐是纳气境巅峰,一只脚踏入筑基,除去最为神意的金甲武将,其余的红甲步足皆是纳气巅峰,与少女一般无二。

        当然,这类傀儡也会有自己极限,青衣少女所施展出来的符箓,符纸质地极好,但还不够,受困于符箓材质,画符胆所用的笔墨,还有下笔之人修为,她手上的,至多只能达到筑基巅峰。

        虽说限制颇多,但这类符箓在山上仙门也不多见,除去几个传承悠久的镇宗符箓派修士还懂得炼制之法,其余的大多只得其形罢了。

        所以此符价格相较其他法宝而言要更高些,毕竟一张符就相当于多一位同境修士为自己护道,而且忠心不二,不用担心被自己人捅刀子。

        少女一出手便是一大摞,足足四十六张,湫临王氏对于少女的器重可见一斑。

        王朔锋拧转腰身,转头一剑横抹,那只无脸鬼物来不及躲避,被一剑拦腰斩断。

        剑气从无脸鬼物的伤口处进入,顺着阴气攀附而上,粗如拇指的剑气在这途中又分化成数千条细小剑气,从鬼物体内穿透而出,搅碎阴煞之气无数,一时间,鬼物身躯千疮百孔就像是一只年岁悠久的鱼篓。

        剑气搅碎阴煞之气的痛苦,不亚于将一个人体内的筋骨血肉寸寸捣烂。

        鬼物无口,哀嚎之声从它腹部传出,尖锐刺耳,如同老猫临死前的嘶鸣。

        王朔锋长剑横抹过后,不再多看一眼。

        调转剑尖,“噗呲”一声,直接洞穿一直满地爬行的瘦小鬼物脖颈,手腕翻转,剑身由竖变横,鬼物整颗脑袋从脖颈滑落,黑色煞气化为黑烟消散,躯壳渐渐干枯,被少年一脚碾碎为尘埃。

        王朔锋抽空回头看了眼金甲武将。

        武将金甲璀璨,手持铁锏,每一抬手落下,都有大片鬼物烟消云散。

        王狐桐始终坐在武将肩头,纹丝不动,一手掐诀,以心神操控符箓傀儡列阵厮杀。

        少女与王朔锋对视一眼,点点头没说什么。

        四周墙壁当中,依旧有无数形态不一的鬼物撕开出口走出,速度也来越快,看来牢笼主人是打定主意要将他们活活耗死。

        少年扯了扯嘴角,视线收回落在一尊高大一丈有余的臃肿鬼物身上。

        挺直腰杆,单手持剑,体内一口灵力迅速运转周天。

        王朔锋闭眼再睁眼,身后便出现一位身形缥缈的高大身影。

        与他一样单手持剑,一手负后,宽衣大袖,模糊缥缈不知具体根脚。

        随着少年举剑轻轻在身前一划而过,身后之人动作如出一辙。

        刹那间,剑光如同一轮残月,在少年身前斩出,剑光所到之处,断臂残肢掉落一地,地面也被这一剑光犁出一道数丈长的沟壑。

        等剑光消散,王朔锋身后的残影已不见踪迹。

        他前方的道路,被这一剑扫平,霎时间无任何一只鬼物胆敢踏足。

        剑招名为“惊蛰”。

        杀力的确不俗气。

        杀力大,也代表着灵力消耗极多,此刻少年体内的剑气残余已经少的可怜,灵力不足之前一半。

        若是按照战局来看,少年这一手诟病颇多,只求意气风发,不够精打细算,对于之后处境很不利。

        其实这也有王朔锋的自己思量在里头。

        他就是要让某人看看,没有练出本命飞剑又如何,剑修依旧是剑修,输一场又如何?你能挡下这一剑吗?

        凝聚心神炼化天地灵力的李平泩看到王朔锋的一剑之后,扯了扯嘴角,不知作何思量。

        远处,一身拳意肆意流淌的武雀儿一手拧断一只青面獠牙的鬼物脖颈后,双眼泛起红丝,点点雀斑的鼻头轻轻抽动。

        一脚踏下,震断一只速度鬼魅的干枯尸身之后,泫然欲泣,这场面,太吓人了。

        身形在鬼物堆当中辗转腾挪出刀不停的汉子,看到少女的情景后是哭笑不得,也没见到少女受伤,怎么就这幅模样,实在搞不明白武雀儿这一身充沛拳意是怎么练出来的。

        要知道,武夫一道,门槛儿虽底,但却是最苦的一条路子,毕竟体魄可不是炼化灵气,这得靠着一点一滴打熬积攒,若是吃不住疼,就算天资再好,境界都注定不会太高。

        而且看少女模样好像除了灵气所剩不多,拳意依旧,并无大碍。

        汉子也一时间想不通此间原由为何。

        毕竟一个三境武夫被鬼怪吓哭,实在难以想象。

        只有了解武雀儿心性的李平泩睁眼后看到此等情景,只觉得好笑,嘴角勾起幅度渐渐阔大,最后只好一只手捂住口鼻,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

        相比其他人的出手狠辣,孙烨就显得很闲庭信步,轻松惬意,只要精打细算每一份灵力的消耗,这场消耗战再持续三五个时辰都没什么问题。

        他现在要做的不过是防止几人阴沟里翻船,一着不慎被蚂蚁咬死就行。

        孙烨操控白衣美人琴笛合鸣,一边心神萦绕持剑白衣在鬼物群中来回游走,同时还寥寥几次出手帮其他人化解困境。

        打了个哈欠,视线看向刀光缭乱的斗笠刀客,孙烨低声唏嘘道:“江湖侠客都这般小气?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想拿出点儿压箱底本事出来,早点破开牢笼回家吃饭不好吗?”

        身后的李平泩和孙丙听闻公子哥的自言自语,顿时哑然。

        既然都是压箱底本事了,哪有轻易拿出来道理。

        孙烨看了看战场,心中暗道:“到头来还是得靠本公子出马才行。”

        李平泩扭转脖颈,体内灵力恢复三分之一,双眼伤势没什么大碍,至多就是像之前那般神通接下来的两月是不能施展。

        气沉丹田,身躯腾空而起,一脚踩在前方鬼物头顶飘然远去,落在武雀儿身侧。

        心中默念一声,火龙再现,环绕少年身躯周围腾飞,三丈之内,鬼物皆被火焰燃烧成灰烬。

        武雀儿对于少年的到来没什么反应,此刻她正抓着一头丑陋鬼物,出拳不停,拳拳到肉,砸在鬼物面门上,同时嘴里还嘟囔着:“长这么丑还敢出来吓唬人,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少女红着眼,竟是满脸的委屈。

        李平泩一脸别扭,等鬼物被少女三拳打散,他拍了拍武雀儿肩头道:“差不多就可以了,省着力气,说不定待会儿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武雀儿抬头眼神疑惑问道:“哪呢?”

        李平泩一边操控火龙游走四周,一边开口解释。看上去极为轻松。

        他道:“有人出剑了。”

        孙烨正想施展一门秘法带着众人离开这座牢笼,心中似乎有所感应,停下手中动作后看向不远处的高空。

        所有人停手,看向同一方向。

        一道白虹将牢笼撕裂出一道缺口,露出一截剑尖,剑意之重,整座牢笼都开始剧烈激荡。

        ————

        “红尘”之外。

        莫道理拔剑出鞘,剑光与雷声同时炸响,身影瞬间出现在陈独微头顶眉心处。

        一剑递出,剑意如大河倒悬天幕,奔腾垂落,同时心中默念一声;“朝花。”

        剑意河流当中,一缕耀眼白光偏移轨迹,笔直垂落,眨眼间钉入陈独微少手中的“红尘”当中。

        这一剑来的太过突然,虽然在陈独微的意料之中,但还是低估了眼前道门女冠的身形速度,竟是在剑尖刺破眉心一寸是她才反应过来,

        陈独微神色大变,不复之前的轻松平淡,顾不得手中“红尘”破损,脚下扎根,整个百丈身躯直接后仰倒去,弯出一个极美弧度,堪堪躲过一剑。

        身形如白雾消散,再凝聚时,出现在百丈之外。

        一头青丝飞舞,头上的凤钗珠帘叮咚碰撞。

        女子站在山岳之巅,手中红尘客栈被莫道理的本命飞剑钉穿,裂开一条巨大缝隙。

        道道身影从其中略出,站在另一座山头,与高达百丈的红衣女鬼对峙。

        武雀儿一身拳意收敛,盯着远处脚踩山岳的陈独微道:“这鬼倒是挺好看的,不太吓人,就是.....太高了些。”

        其余人闻听此言不知如何言语。

        陈独微左手在眉心处一抹而过,没有鲜血溢出,只是维持这具身躯的磅礴阴气由眉心的一小道伤口流淌而出,女子将伤口修复后,视线看着另一座山顶的众人,心神沉寂神魂当中,剔除残留剑气。

        虽说躲过了莫道理的雷霆一剑,但长剑当中蕴含的剑气如跗骨之蛆,入体之后四处绞杀,暂时无碍,可若是放任不管就会是个极大的后遗症。

        莫道理目的达到也没趁此追击,手持长剑,身形踩踏半空,一时间尽显仙人风范。

        一旁观战的钱无用,见冥器当中的几人出来后,身影飘落在李平泩一侧。

        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李平泩后脑勺上,没好气道:“小兔崽子,跑的到时候挺快,御剑飞行都没找着你人影。”

        然后,中年道人瞥了眼少年身侧一脸好奇打量自己的武雀儿,毫无长辈风范的搂住李平泩肩膀,将少年拽着往一旁凑了凑,小声嘀咕道:“你这是拐了哪家姑娘?模样倒是不错,小小年纪也是个美人胚子,难怪你小子放着官道不走,专挑山野小路。可以啊。”

        道人这一巴掌可不比打周陈那一下来的轻巧,李平泩龇牙咧嘴揉着后脑勺,听闻中年道人的调侃之后,眼皮微微抽动几下,无奈道:“就不能说点好听?什么叫拐,她是我路上遇到的一位女侠,目的跟我一样是去往清神宗,境界可比我高多了,就算我真下得去手还不被她给直接打死。”

        两人对话细弱蚊蝇,但没隔音,凑在一旁竖起耳朵的武雀儿自然听得是一清二楚,不好跟中年道人计较,就往李平泩屁 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少年一个趔趄,好在有钱无用勒住脖颈才不至于摔个狗啃泥。

        钱无用一咧嘴,看来还是个脾气对胃口的女娃子,挺好。

        李平泩不好向武雀儿发火,毕竟后者是真敢下狠手的主儿。

        于是,他对着钱无用这个相处起来没半点前辈风范的中年男人道:“就你这臭嘴,难怪白屏仙子对你爱答不理。”

        被人戳中心窝子的钱无用顿时怒火丛生,又是一巴掌打在少年头顶,这次手上力道加重几分。

        李平泩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捂住额头,疼的直跳脚骂娘。

        不敢还手那就忍着。

        远处,陈独微与莫道理还在对峙,谁都没率先动手的意思。

        周陈和栝奴境界太低,连帮忙掠阵的资格都还欠俸,便随着钱无用一起落在李平泩坐在山头。

        落地之后极有礼数,对着众人一抱拳,自保家门道:“蜀山弟子,周陈。”

        栝奴话语很少,既然身旁少年都说了师门,她也就只报了个名字,“栝奴。”

        孙烨等人同时抱拳还礼,一一自报名号。

        轮到摘了斗笠的刀客时,汉子嗓音粗狂,极为豪迈道:“五华国,张骑(ji)”

        五华国位于龙腰州西方边陲,国力平平,是龙腰州百多个小国之一,背靠大海,倒也算是富庶。

        王朔锋不知为何,从少女栝奴出现后,视线紧紧看向后者,眼神炙热。

        看得孙烨等人一脸古怪。

        当然,倒不是说栝奴长得如何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连痴迷剑道的王朔锋都能迷住,更不是书中所说的一见钟情。

        而是一种只有剑修与剑修才会有的心神感应,大道相近而已。

        所以王朔锋才会对栝奴感兴趣。

        而这类的大道相近,要么相互契合,从他人身上取长补短,要么大道相争,不死不休。

        毕竟就连炼气士之间都会有大道之争,剑修则大道之路更窄。

        走在前头的先行之人不屑于回头,随着步步登高,脚下道路越来越窄,后者同行之人要么互为磨剑石砥砺修行,要么生死相向,胜者继续登山,败者从此跌落凡尘。

        大道,苛刻及无情。

    作品:仙路问心
    作者:娄知县 编号:33204882 类型:武侠修真

    大爱之武侠修真小说《仙路问心》作者(娄知县)倾力转载上作,本章节为《第二十八章 出红尘》,章节编号:33204882,满腔热情的网友转载仅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一本好书,仙路问心让更多领域的人了解这本书发现这本书收藏这本书。百度搜索我文阁一定要用心记着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mytxt.cc


  • 本章相关
    • 仙路问心

      这座天下确实极有意思。 有剑修剑起人间,划破天幕,登顶更高处。 有武夫拳出于天门之外,一人镇压妖族六千年。 有儒生心存浩然,一语成谶教化人心。 有道人扶摇而上,紫气浩荡八百里,凝练星辰日月。...

    • 本章内容摘要

          好在有红甲小将先行一步,替少年挡下这致命杀招,不过也被鬼物阴气渗透,红色甲胄寸寸龟裂,整个人如瓷器崩裂开来。...

    相关小说
    • ..........

    前后章节提示
    • 后续章节提示

      ..........

    • 前续章节提示

      ..........

    人皇纪 人皇纪小说